明星考编轻松“上岸”,普通人的努力还有意义吗演员考研刘昊然…(明星考编难吗)

明星考编轻松“上岸”,普通人的努力还有意义吗演员考研刘昊然…(明星考编难吗)缩略图


明星考编轻松“上岸”,普通人的努力还有意义吗演员考研刘昊然…(明星考编难吗)

宇宙的尽头是编制,即使是逃的税以亿做单位的娱乐圈,也照样需要这3500块。
上周,易烊千玺、罗一舟、胡先煦考入国家话剧院引发了巨大争议。
“国话考试为何没有笔试”“三位明星是否参加了线下面试”“是否符合非在职应届生的报名资格”“是否挤占了普通人的名额”……
他们不是第一拨考编的明星,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拨,但为什么是争议最大的一拨呢?
因为他们让很多人意识到了明星考编事件背后,隐藏着人和人的巨大差距。

明星考编风暴
7月6日,一则《中国国家话剧院2022年应届毕业生招聘拟聘人员公示》静静地出现在人社局的官网上。
拟聘人员表格上,前三个正是易烊千玺、罗一舟和胡先煦。

图片截自人社局官网
2018年,易烊千玺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中戏,跟罗一舟和胡先煦成为同一宿舍的室友。4年后,三人刚毕业,又考入了同一编制单位,携手走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近年来,“体制内”一直是一个受人追捧的词汇。
两年前,刘昊然考入中国煤矿文工团,成为第一个成功“上岸”的年轻演员。
当时的风评一片岁月静好,去年12月他参加第十一次文联代表大会,作为唯一一个参会的90后演员,还被称赞是“90后之光”,更给网友们贡献了一个“我的体制内男友”热搜。

图片来自网络
但当7月7日,易烊千玺三位明星考编的消息冲上热搜后,网友们却发现——风向变了。
“如何看待明星考编”的话题下,多的是质疑之声。
有人说,明星本就众星捧月,日赚斗金,占便宜就算了,还要出来嘚瑟;

图片截自微博
有人说,不反对明星考编,但他们真的能履行编制岗位带来的相应职责和义务吗?

也有参加了国话考试的网友在线质疑,一面之后一直没有消息或公示信息,直到热搜来了才发现自己面试的岗位招聘已经结束了。

图片截自微博
7月8日,中国国家话剧院工作人员回复称,名单上人员尚处于公示阶段,并没有录取。
但明星考编带来的争议和思考,却没有因此停止。

为什么明星也要考编?
有人说,易烊千玺就不能考编吗?明星就不能考编吗?
当然可以,何况明星考编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编制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铁饭碗,是疫情防控期间实打实的保障,是“后备厢里单位发的米面油”;
而编制对于明星来说,不仅是一种专业“学位证”,也是一层“身份滤镜”。

最近流行的“厅里厅气”,图片截自小红书
就像拥有一份体制内工作,就能在公园相亲角里处于不败之地,编制内明星也总能让人感觉离“表演艺术家”的范围又近了一些。
在过去,毕业了“入团”是表演相关专业的对口工作,但在影视市场繁荣昌盛后,演员考编就有了别样的味道。
在国产剧一年比一年拉胯的当下,话剧因为不赚钱还对演员有高要求,总是处在演艺圈鄙视链的顶端,仿佛是名利场里的一块洁净高地。
所以一提起哪个明星有钱不赚,跑去演话剧了,大众总会用一
明星考编轻松“上岸”,普通人的努力还有意义吗演员考研刘昊然…(明星考编难吗)插图
种家里二大爷一般的朴素眼光夸一句:这孩子不错,踏实、不浮躁。

两年前“明星考编”还属于励志故事
宣传的时候一介绍,自己是人艺的、国话的、xx工团的某某,团里的前辈是冯远征、濮存昕级别的老戏骨,不仅说出去有排面,能拉一波路人缘,还能让粉丝也与有荣焉。
但这种待遇,只有通过了严格的考核之后,才能拥有。
以金字塔尖的人艺为例,宋轶考人艺时,参加最后一次面试的,也只有最多五六个人,可见竞争之激烈;
蓝盈莹那一届考进了3个,就这“还算多的”。

蓝盈莹在采访中说起考人艺
今年6月播出的纪录片《我在人艺学表演》,拍摄了2019年人艺表演学员班的学习和成长过程。
15名演员,首先要从一千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然后进入学员班,在一年的时间里完成两三年的课程,每个月都要有汇报,如果过程中发现有不适合人艺的演员,还会进行淘汰。

因此能够考上编制,本身也是演员自身的一种实力证明。
能经过这样严格考核和培训的演员,总比没啥演技的流量明星要好吧?
所以大家应该欢迎明星考编的,但只欢迎公平、公正地考编。
如果这次的明星考编事件,能够证明舆论中心的三位明星也是经过了合规的面试选拔才入选的,相信也不会有这么大的争议。
否则普通人万里挑一,明星宿舍“三里挑三”,实在太打普通人的脸了。

普通人到底在生什么气?
其实网友的义愤填膺,也不是针对某个明星,更多的是发现普通人的努力很可能毫无价值之后的集体破防。
今年,考研人数再创历史新高,共有457万人,比去年还要多出80万人,但今年高校计划招生总人数仅有110.7万,四分之三的考生注定将会落榜。

图片来自微博@何凯文
同时,有212.3万人通过了公务员考试的资格审查,但实际录用人数只有3.12万,也就是说一个岗位有68个人在竞争。
另一方面,据非官方统计,2021年教资报名人数达到了1100万,据传其中800万是非师范生。
这些数字落到每个普通人身上,都是夜以继日的苦读和一场又一场的激烈“厮杀”。

图片截自微博
有人学到凌晨一点,早上七点又准时起床,不停地刷题、听网课、背书、默写;
有人因为面试表现不好,天天焦虑觉得考不上,家里人打电话崩溃大哭,每天都在疯狂否定自己又鼓励自己;
有人应聘的岗位有一百多个报名,却只有一个名额,只能每天都学到最后一个关灯,同样的卷子刷过3遍,暴瘦到78斤,每天都在背书才能考到第一名……

图片截自小红书
考研、考公、考编,没有一项是容易的,但是当你发现有人因为是明星,所以看起来很容易就集体考上了编制,真的很难不破防。
明星考编无所谓,但是这次的明星考编事件,竟然会让人觉得普通人的努力被践踏了,这才是舆论为何如此激烈的重点。
现在的年轻一代从小到大接触的教育,就是相信努力一定会有收获,然而当他们长大,却发现自身的努力已经赶不上时代的变化了。

网购的发展,让实体店处境艰难;
一项政策,让教培行业经历了一场大地震;
三年疫情,让整个旅游业大伤元气,更让无数的小本买卖经营者“一夜回到解放前”……
即使一直努力到了35岁,也仍然会面临被优化的风险。
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让没有安全感的普通人把视线投向了最后一个努力的方向——考公、考编。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人性,而最后一点努力和希望也被践踏了,普通人已经很努力在假装看不见阶层的分化,却还是要被迫直面残酷的现实,这才是人们愤怒的原因。

其实,我真的很希望那三位明星能够早日被证明清白。
不是因为粉他们,而是因为这样一来,就能够证明「规则」还是有效的,努力也还是有用的,普通人和明星在某些方面终究还是有一些平等的。
我也希望有一天所有人都不用盯着编制,不用被迫向考研冲刺。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参考资料
最大内卷现场:毕业、考研、考公、考编,人数均创新高
457万人报名考研!人数屡创新高的背后,市场规模将超200亿
本文创作团队
作者 | 崇衫
策划 | 崇衫
编辑 | 崇衫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疑问烦请联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