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学考研《薛氏宗谱》共两卷,即“世恩谱卷之一”和“世恩谱卷…(民族学考研考哪些科目)

民族学考研《薛氏宗谱》共两卷,即“世恩谱卷之一”和“世恩谱卷…(民族学考研考哪些科目)缩略图


民族学考研《薛氏宗谱》共两卷,即“世恩谱卷之一”和“世恩谱卷…(民族学考研考哪些科目)

原标题:民族学考研:《薛氏宗谱》共两卷,即“世恩谱卷之一”和“世恩谱卷之二”,记载时限上起先秦,下迄康熙十九年,时间跨度很大

《薛氏宗谱》的内容特征

《薛氏宗谱》共两卷,即“世恩谱卷之一”和“世恩谱卷之二”,记载时限上起先秦,下迄康熙十九年,时间跨度很大。有价值的内容集中于南宋至清朝时段,且南宋以前的内容未必可信。
民族学考研《薛氏宗谱》共两卷,即“世恩谱卷之一”和“世恩谱卷…(民族学考研考哪些科目)插图

(一)《薛氏宗谱》的内容

从目录顺次,可见《薛氏宗谱》的基本内容。“世恩谱卷之一”,包括谱序两篇、《薛氏源流》《土司源流》《庶子族裔目录》等部分。各部分主要内容如下:

《薛氏宗谱》篇首的两篇谱序:一篇是张纶世所作《薛氏宗谱序》,署时康熙癸酉(1693)仲夏。张纶世,为拔贡,康熙三十四年(1695)任南丰县(属今江西省抚州市)知县。[3]卷2另一篇是孙光祖所作《薛氏宗谱序》,署时康熙三十五年(1696)仲秋。两篇序文均盛赞扬薛氏的修谱行为,记载了薛氏家族发展的大体历史。

《薛氏源流》开列自始祖薛居州到五十世祖薛季宣,其中包括薛仁贵、薛收、薛元敬、薛元超等历史人物。此目所列人物有名而无具体事迹。

《土司源流》开列自五十一世祖薛严到六十六世祖薛大印等二十位土司。其中薛兆乾、薛兆芝及薛兆选三人为同辈兄弟,同列为六十三世祖,兆芝与兆选之前标注“亦是六十三世祖”字样。薛承宗与薛大印为同辈,同列为六十四世祖,薛大印前亦标有“亦是六十四世祖”字样。清初,因薛大印年幼,由薛茂暂时署理土知事。这样虽从五十一世到六十六世只有十六世,却有二十位土司。其中不仅载录每位土司的主要事迹,还附录当时皇帝所下的制书等。可见,这是研究薛氏土司起源和发展的重要材料。

《庶子族裔目录》则开列庶子族裔:五十一世祖薛严次子薛法灵,五十三世祖薛惠成次子元亮、第三子元贵、第四子元庆,五十四世祖薛文胜次子继良、第三子继性、第四子继友、第六子继林、第七子继成及第八子继冲,五十五世祖薛继贤次子忠恕、第三子忠信、第四子忠厚、第五子忠翊、第六子忠道、第七子忠直、第八子忠贞、第九子忠恩、第十子忠庆、第十一子忠谨及第十二子忠纯的妻儿子孙情况。这些有助于了解整个薛氏家族的情况。

“世恩谱卷之二”则收罗了有关薛氏土司重要的碑文、墓志铭及薛氏成员的作品等。如鲁宗勉撰《建祐圣宫记》《赐进士龙州知州薛公墓志》及《薛氏功烈记》,蜀府教授蒋葵撰《安抚司安抚使薛公暨配夫人合葬墓志铭》《建牛心山土主神祠记》,礼部主事吴士或撰《长春山寿藏记》,薛继贤立《刻石励后》,王命撰《龙阳郡守宜人邓氏墓志铭》,吴兴孝、黄甫鉴撰《崇建梦符祈谷 霖应祷会》,龙州宣抚司薛绍勋《祈谷有感》二首,龙州副使李景风《祈谷有感》,黄甫鉴《祈谷有感》,吴兴孝《祈谷有感颂》,龙州宣抚司儒学训导匡南升撰《崇修胜缘碑记》,龙州同知李爵撰《龙阳郡守邓宜人善行录》《薛氏家训》《祭文》,世袭知事裔孙薛大印重辑《奉祀仪》以及为薛大印顺利承袭土知事的《亲供》《宗图》等。这些是研究薛氏家族及平武地方历史文化的珍贵材料。

(二)《薛氏宗谱》的特征

入明以来,家谱内容大大丰富。浙江淳安人商辂在《罗氏宗谱序》中云:“谱法悉遵前代规模,祠厅有志,里居有文,规条有禁,风俗宜淳,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生卒有纪,婚娶有时,墓图有处,丧事有吊,继嗣相宜,昭穆相当,凡族谱之宜修宜补者,无不尽善尽美,而欲世世子孙无相忘也。”[4]78可见,明代家谱相当完备,一般包括谱序、凡例、姓原、世系、墓图、族产、传记、像赞、艺文、家训及领谱字号等部分,且图文并茂。而《薛氏宗谱》则稍显简略,仅有谱序、世系、碑文及艺文等部分,所幸保留了一般传统家谱的主要内容。纵观这些内容,《薛氏家谱》具有如下两个明显特征。

第一,体例不同于一般传统家谱。

明清时期民间基本采用欧法、苏体、宝塔式及牒记式等四种体例来编修家谱,此四法各有长短。而《薛氏宗谱》编撰者并未采取以上任何一种,而有自己的章法。编修者以为皇甫德辉所修之谱“嫡庶之法混”,希望能“明嫡庶之法”,应该“首宗子,次庶子。宗子配书,庶子配不书。宗行实得书,庶子不得书”。[1]17然《薛氏宗谱》并未能自成一体,出现了诸多问题。首先,不仅父子兄弟世系关系不明,而且同一代人之间大小关系不清晰。如宗谱中先开列五十一世祖薛严、五十二世祖薛子和、五十三世祖薛惠成、五十四世祖薛文胜,再开列薛严次子薛法灵的儿子、孙子、曾孙、玄孙情况,紧接着又载录薛严长孙五十三氏祖薛惠成的庶子情况。其次,嫡庶尊卑之别不分明。先开列五十四氏祖薛文胜的庶子、孙情况,再载录五十六世祖薛忠义长子孙情况。也就是说先列庶孙辈,再列嫡孙辈。明清家谱编修的主要目的是尊祖敬宗,这种嫡庶倒置的情况在其他家谱中一般是不会出现的。最后,《薛氏宗谱》的世系不完整,自第五十八氏祖薛公辅起,仅开列嫡子一支,庶子情况未有收录。由于庶子情况的缺载,顺治年间署理土知事薛茂的辈份与地位也难以确知。

第二,内容较一般传统家谱真实可信。

一般传统族谱所载内容多有夸耀本家族,吹捧先辈之嫌。《薛氏宗谱》内容相对一般传统家谱更加真实可靠,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薛氏宗谱》是由朝廷制诏、官府档案、土司亲供等原始文献组合而成,没有太多的改编痕迹。如载录薛忠义的堂叔继性事迹时云:“迄至宣德二年,生骜作乱,又同本官(薛)忠义,征剿青片、板舍、黄坪、后水、巴猪、黑虎、西北、壬昌、木瓜、竹坪。”[1]20很明显,这是直接引用薛忠义上奏朝廷的请功诏书,而未及修改。

《薛氏宗谱》载录的碑文等经过了仔细的校对,如鲁宗勉所撰《建祐圣宫记》被刻石立碑。此碑现存于四川省平武县北山小学(原明代所建祐圣宫旧址),保存较为完好。将《薛氏宗谱》所载《建祐圣宫》与碑文进行对比,发现两者完全相同。

《薛氏宗谱》对家族的衰败虽有回护,但并没有歪曲事实。如嘉靖末年,薛氏六十三世祖薛兆乾作乱,杀龙州宣抚副使李蕃、土官佥事王烨、土知事康以忠,并截断通往松藩的道路。薛氏土司由此从宣抚司降为土知事。《薛氏宗谱》对此虽有回避,但在记述薛兆乾事迹及署理土知事薛茂给四川布政司、巡抚都察院的亲供文书中均有提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