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中职本科生源本专科全国硕士研究生_网易订阅(中职招生院校)

…招生中职本科生源本专科全国硕士研究生_网易订阅(中职招生院校)缩略图


…招生中职本科生源本专科全国硕士研究生_网易订阅(中职招生院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峰北京报道2023年高考将至,高考报名人数近年屡创历史新高,今年的高考竞争会更激烈吗?
答案也许是肯定的。由于近年来高中阶段在校生持续增长,尤其是今年参加高考的2020级高中生人数增多,2023年高考报名
…招生中职本科生源本专科全国硕士研究生_网易订阅(中职招生院校)插图
人数或将继续增长。
而在2022年,高考报名1193万人,比上年增加115万人,当年的普通、职业本专科录取率比上年大幅降低7.85个百分点,且跌破90%。
虽然录取难度可能增加,但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持续提升,2022年已达59.6%。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短期高考报名人数的增长无法改变人口的长期局面:随着我国出生人口的不断下降,高校生源在未来也将呈现不断下降的局面,未来大学生源的多元化供给已迫在眉睫。
有专家指出,随着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增速“拐点”已经到来,需要重新确定我国高等教育发展规模,实现从“量”的增加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近两年高考竞争加剧
高考报名人数越来越多,高考录取是不是越来越难?
数据显示,我国高考报名人数已连续6年增长,其中,连续4年超过1000万人。
但2017年至2021年,普通、职业本专科(以下简称“本专科”)招生人数增幅大于高考报名人数增幅,所以本专科录取率逐年提高,总体上的录取难度是下降的。
2017年至2021年,高考“落榜”人数从178.51万人降至76.68万人,5年降幅高达57.04%。
2022年出现了小的拐点,高考报名人数增幅过大,超过了高等教育吸纳能力,导致当年本专科录取率降至85.04%。

近日,多地陆续公布今年高考报名情况,一些地方创下历史新高。
据报道,湖南高考报名人数为68万,比去年增加2.5万人,报考人数创历史新高。江西有近54万名考生参加今年6月的普通高考,报名人数持续上升。
广州有58238人报名参加普通高考6月份文化课考试,比去年增加1355人。海口考生共20058人,比去年增加2533人,首次突破2万人规模。
2023年高考报名人数增加,是受到了高中阶段学生人数增加的影响。2011年至2018年,全国高中阶段招生人数连续8年负增长,但在2019年逆势上涨,2020年继续上涨,而2020年入学的高中生将在今年参加高考。
当然,今年的高考竞争仍是在整体录取友好形势下的波动调整,我国目前已经建成全球最大规模的高等教育体系,高校的数量和容量稳步增长,绝大多数考生还是能够升入高等教育。
从规模扩张转向提质增效
虽然本专科录取率在2022年下降,但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持续上升。
根据《中国教育监测与评价统计指标体系》,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计算公式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18~22岁年龄组人口数*100%。
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公开信息显示,我国高等教育2002年毛入学率达到15%,进入大众化阶段;2019年毛入学率达到51.6%,进入普及化阶段。从大众化到普及化,英国用了25年,美国用了40年,而中国仅用17年便完成了这一重大转型。
当然,虽然在“量”的方面进展较快,在“质”的方面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教授刘宝存指出,我国高等教育刚刚踏入普及化门槛,尚停留在普及化进程中的初级阶段,结构性、制度性的设计安排相对滞后,亟须将战略重心从规模扩张转向提质增效。
从生源结构来看,高层次人才培养规模在扩大。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普通本科招生人数增幅保持在1%-2%左右,但2022年同比大幅增长5.25%,显示出更多考生倾向于接受层次更高的本科教育。
相比之下,高职(专科)招生人数的增幅变化则波动较大。2019年受高职扩招100万人影响,招生人数同比大涨31.12%。但从2021年之后,如果不含五年制高职转入专科招生的人数,高职(专科)招生人数连续两年负增长。

职业本科将是高等教育结构调整的最大变量。我国已提出,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也就是每年50万人左右,但2022年仅招生7.63万人。
某职业本科大学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目前职业本科在考生中的接受度仍有较大差异。“有的属于公办高校,或所在省高等教育资源不发达,招生非常火爆,能够高过分数线一次性完成招生计划;有的属于民办高校,或招生计划很多但省内高校也较多,则缺额较大。”
学校之间的生源竞争其实相当激烈。“近几年,部分省属普通本科高校都已经出现招生难,有的考生哪怕填报了志愿,甚至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却不去学校报到。”上述职业本科大学工作人员表示指出。
在教育部3月23日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介绍,为了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加大理工农医类专业紧缺人才培养力度。在2022年本科招生当中,已经把“理工农医”的招生比例提升到过半的水平。
不过,农业类院校在招生竞争中长期不占优势。一名山西省某农业类高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近年来,地方农业院校第一志愿的考生报考较少,缺额较多,需要通过多次征集志愿才能完成招生计划。
挖掘新的高等教育增长点
我国高等教育向普及化高级阶段发展,需要更多的生源。但现在高考录取率已经很高,未来随着出生人口的持续下降,生源从哪里来?
2022年我国出生人口956万人,近几年本专科每年招生超过1000万人。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邬大光今年4月撰文认为,毛入学率指标适用性的“拐点”已经到来。这是因为,2019年至2021年,我国高职扩招300万人,扩招群体中包括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他们已不属于传统生源。
刘宝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为实现高等教育高质量普及化的目标愿景,我国应该积极寻找和挖掘新的高等教育增长点,如支持有意愿入学但面临经济、时间以及精力等方面阻碍的在职人员和有特殊需求的社会弱势群体等。”
作为重要的新增生源,中职毕业生以前无法接受高等教育,只能走上工作岗位。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等机构发布的《2022中国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中职毕业生升学总数超180万人,升学比例达55.9%。也就是说,每年还有100多万中职毕业生无法接受高等教育。
中职学生的升学意愿其实格外强烈。一项2022年对10660名中职学生的问卷调查显示,选择未来升学的学生占91.90%,其中期待升入本科的达到47.96%,还有17.10%的受调查者期待考取研究生。
该调查还显示,高职单招是中职学生选择最多的升学方式,其次分别为对口升学、普通高考、成人高考、技能大赛特招。
中职学生的文化课功底差,适合他们的也不是普通高等教育,很多中职学生因此希望“降低难度”“降低录取分数”“增加公办学校招生名额”等。
在2022年12月27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将完善职业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健全“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考试招生办法,进一步扩大应用型本科学校在职教高考中的招生规模,由各地在国家核定的年度招生规模中统筹安排招生计划。
刘宝存指出,高等教育必须积极回应各式各样的期待和诉求,创建上下衔接、左右互通的高等教育体系。
刘宝存表示,在纵向上,职业教育、成人教育、继续教育等都应形成像普通教育“高中—本科—硕士—博士”一样的整体贯通体系,促进同一类型、不同层级的教育相互衔接;在横向上,进一步加强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继续教育等的融通渗透,建立学分互认、学位互认、资格认可等协调机制,在不同类型的高等教育机构之间搭建相互联通的阶梯和桥梁。
“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既可以升学,也可以就业,还可以先就业再升学,最大程度的来拓宽学生多样化、多途径成长成才的通道。”陈子季在2022年12月27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