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考研,最后30天,想到当年写给班里同学…来自爱的维德-微博(2020考研最新消息)

2020考研,最后30天,想到当年写给班里同学…来自爱的维德-微博(2020考研最新消息)缩略图


2020考研,最后30天,想到当年写给班里同学…来自爱的维德-微博(2020考研最新消息)

这是i编译今年“我的考研故事”系列专访的第三篇,后附受访者的自述文章。

受访者

echo(化名)

故事编号

#03

访谈时间

2022年12月29日?晚上7:00 – 8:47

访谈方式

微信文字访谈

摘要

来自东北,日语专业,喜欢画画,喜欢上海这个城市。一战上外失败是求学之路遭遇的第一道坎,收拾再战,焦虑症在二战冲刺阶段袭来。“失眠、心率加快、恶心干呕…”接受物理和心理治疗后,她找回了平衡,也重新审视了自己。在考前一周感染新冠,她选择放过自己,最终以平和的心态面对初试。

访谈文字实录:

01

-威哥:同学好,先谢谢你对i编译的支持。

-达:谢谢支持~

-echo:′?`

-威哥:看了你写的回忆,两年加起来,实际备考时间恰好是一年,都是大概从7月开始的,对吧?

-echo:对的。

-威哥:第一次在学校,第二次是在哪里备考的呢?

-echo:是在家里。

-威哥:也就是全程一个人
2020考研,最后30天,想到当年写给班里同学…来自爱的维德-微博(2020考研最新消息)插图
在准备了。

-echo:是的,不过本来我也是习惯独处的人。

-达:看你的回忆里有提到,家人也非常支持你考研。

-echo:嗯嗯,一直很感谢家里人对我的爱。

-威哥:你的考研经历,比较重要的一部分是今年有了焦虑的症状。你没有用抑郁这个词。

-echo:对,因为我主要是担心付出了这么多也得不到相应的结果。

-威哥:机会成本包括工作机会对吗?

-echo:是的,因为很多公司还是很看重“应届生”这个身份的。

-威哥:身边的同学多数是怎么选的呢?日语专业的你, 提到了翻译这个工种。

-echo:我们专业大概三分之一去工作,三分之一出国,三分之一考研这样子。

-威哥:同学考虑过出国吗?

-echo:是这样的我2020年初得到了大三和东京女子大学的交换留学一年的机会,结果到了5月日本那边疫情严重,我和家里人商量之后就放弃这次机会……

02

-达:关于考研的动机,我看见同学提到对视觉艺术很感兴趣,不知道是类似于交互设计,还是平面视觉设计之类的工作,能聊聊这个兴趣产生的契机吗?

-威哥: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同学是有过相关实习,或者b站作品吗?

-echo:啊,b站作品倒是没有,我做的一般都是平面设计和绘画。

-威哥:这些是给什么活动做的吗?

-echo:在学生会工作时做的,学生会活动需要。

-威哥:现在偶尔还画东西吗?

-echo:准备考研的时候就没画了……

-威哥:如果要给考研的你画一幅自画像,会是怎样的呢?

-echo:嗯……我想会画一个看似平静地坐在书桌前学习,但是头顶会浮现出挤满了各种抽象风格的思想气泡的女生吧。

-威哥:同学之前好像没有投稿十二时辰,对吗?

-echo:嗯。

-威哥:在家备考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呢?

-echo:每天在八点前起床,上午练习英语新闻编译和政治,下午学习新传理论,晚上先学日语,然后再学一下新传理论,十一点睡觉。

-达:还是很规律的生活作息,这期间有没有和家人聊天的时间?

-echo:我时不时会和妈妈聊天。

-威哥:你要负责做饭吗?(民以食为天

-echo:我不用~家里人为我做饭。

03

-威哥:同学很喜欢上海,离家也不远吧?

-挺远的,我是东北人。

-威哥: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

-echo:嗯嗯,在上海冬天时会很想念雪。

-威哥:所以基本是深居简出的生活。

-echo:对。这样更会让我意识到二战身为家里蹲的事实,也会有压力……

-威哥:能理解。就是希望能为家庭分担一些。

-威哥:身边有一些考研成功的故事吗?比如邻居,父母同事的子女。

-有,舅舅的孩子,也就是我姐姐本科新传,考了同济的新传成功上岸。

-威哥:是你们家族第一个研究生吗?

-echo:她是我们家族第一个国内的研究生[破涕为笑]如果国外研究生也算的话我姑姑家的孩子,另一个姐姐出国读研了。

-达:这件事情给你带来过同辈压力吗?

-echo:有一些,不过我和我舅舅的姐姐来往也不多,不会有太明显的同辈压力。

-达:没有还挺好的,其实同辈压力有时候比较折磨人。

04

-威哥:爸妈对你学业和工作的期待是怎样的呢?

-echo:我妈妈就是希望我能健康快乐,做个守法好公民就行。爸爸的话会觉得我总会成为人才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这么大信心(这会让我感到一些压力)

-威哥:两者加起来,就是健康快乐的栋梁之材。

-echo:哈哈哈哈,借您吉言!

-威哥:当初读日语是你自己的选择吗?

-echo:是的,我从中学到大学再到考研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威哥:是因为喜欢日本文化的缘故么?

-echo:嗯,小时候爸爸和哥哥总带我看日本动画,我也很喜欢日本的美术设计。

-威哥:全员二次元,挺羡慕的。

-达:我也挺羡慕的,我家人总说我幼稚哈哈,这么大了还喜欢看动画片。

-echo:嘿嘿嘿嘿,我的家人是我的骄傲,所以我也希望能成为他们的骄傲

-威哥:电锯人完了(

-echo:啊!电锯人!我最后一集还没看呢!

-威哥:那我不剧透了,哈哈哈

05

-威哥:所以在考研之前,有没有经历过你觉得特别难的坎呢?

-echo:其实没有,我的中学和大学升学都很顺利的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这也导致一战失败给我打击很大…

-威哥:那确实,10分其实不算特别多吧。你也提到回想那年考研路,确实有很多不足和遗憾之处。当时觉得是哪些地方需要改进呢?

-echo:觉得自己没有尽力,有很多知识点觉得掌握到这种水平就够了,没有深入理解钻研和反复应用实践。

-威哥:就是说没有尽全力,或者说低估了难度。

-echo:对。

-威哥:会觉得是因为准备半年而不是一年这个原因吗?

-echo:那倒也没有,我认为半年的准备周期还是足够的,就是在这半年里没有足够努力的原因。

-威哥:今年因为焦虑的原因,应该也没有办法发挥100%的力气吧。

-echo:嗯…..是的。

-威哥:我看到你说“随着一模的到来,自己对于考不上的恐惧一下子爆发了”,我回想是不是题目出得不好,hh

-echo:不是,在一模前几天我就感到焦虑了。

-达:考完一模之后呢?感觉是否有变化?

-echo:出了成绩反倒比考前和考时平静了。

-威哥:嗯,后面还有二模和三模。因为有的同学是只考了一模的,后面的都放弃了。

-echo:二模和一模感受差不多。都是考前焦虑,考后好多了。三模是最平静的一次。因为我焦虑症发作是也在自我暗示怎么都要坚持到初试。

-威哥:那一段时间正好你在接受焦虑症治疗对吗?

-echo:三模时候是的。

-威哥:医生是怎么开导你的呢?

?-echo:嗯…其实医生说了什么我都记不太清了,主要是她让我来讲述我的感受。而我也觉得在我和别人叙述这些的时候我能得到解放。毕竟行为心理诊疗(就类似心理咨询)只做了一次,然后医院就因为疫情不怎么接诊了

-达:医生给了你一个倾诉的窗口,你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梳理自己的情绪。

-echo:对。

-威哥:父母应该也给了你很多安慰。

-echo:是的,但是父母的安慰有的时候并不能缓解我的压力。

-威哥:因为你焦虑的一个来源就是担心脱产考研对不起家里人的支持与付出。

-echo:嗯。

06

-达:对了,既然提到疫情,可以聊聊上海封城期间你的生活吗?

-echo:那时候每天就是看看书看看番改改论文画画,到点了去食堂打饭,十一点睡觉八点起床。但内心深处会有一些焦躁。而且同时我的家乡长春也在封城,当时又时不时想起一战失败的问题,觉得这个2022开局未免也太地狱了一点吧……

-威哥:说起来2022是比2021要难。2023,我感觉也很难。

-echo:硬…硬撑罢了(点烟

07

-威哥:这两年下来,对新传的喜爱是增多了还是减少了呢?

-echo:不增不减。

-威哥:感觉同学现在的心态就是一个字:平,波澜不惊。

-echo:对,不平也要让自己变平。

-达:对,这位同学给我的感觉是理性而平静的。

-echo:这样才能面对各种结果,然后及时采取更合适的措施。

-威哥:如果说成长呢,觉得自己有哪些好的变化?

-echo:感觉自己能够接受不如意和失败了。

08

-威哥:同学有特地去上外校园“朝圣”吗?

-echo:有啊,我大学时候就去过,毕竟在上海。

-威哥:拍了那个dream conviction love吧,hh

-达:经典地标了属于是(不要爬上去,不太好爬下来,一些亲身体验

-威哥:(毕业时爬上去了

-echo:那倒没有hhhhhh我拍了各种教学楼(

-达:印象最深的是哪个学院的教学楼?

-echo:英院和俄院。

09

-达:你在最后的感想里,鼓励那些遇到精神压力的同学们大胆寻求专业的心理 助,其实在考研过程中,有不少学生会存在较大的心理压力,会自我责备,用网络话语来说,就是自我pua,关于这个问题,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威哥:嗯,焦虑来自同辈,同学,父母等等方面。

-echo:我感觉自我pua是一些习惯内省的人很难回避的事。我们可以复盘,反省,甚至自我批评,不过最终我们是为了将来回避掉曾经犯过的错,所以不要沉浸在这种负面情绪中,也要学会放过自己。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看看番看看电影听听歌什么的,如果和亲友对话能解压也可以去多多交流,更可以去寻找专业的心理 助。

-威哥:嗯,同学在回忆录里推荐了寻求专业的心理支持。

-echo:是的,因为根据我的个人经历,家里人也很紧张不知道怎么安慰我才好。

10

-威哥:同学理想或者向往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呢?

-echo:我对人生的终极理想就是四十岁以后回家陪在爸爸妈妈身边,做自由职业者,可以做海报设计,视频剪辑,甚至一些日语翻译的活。所以我也会在接下来的生活里,不放弃自己的爱好,也不荒废自己本科所学,持续提升自己的能力,不管考研结果如何,将来工作如何。

-达:我突然在这段文字里看见了光。

-威哥:平凡但闪亮。

-威哥:会想养只猫或者狗子吗?

-echo:emmm……我家里人都是洁癖,我也有一点,或许以后寂寞了会养一只没有体味,掉毛少的狗狗′?`

-达:有喜欢的职业,有家人,这样的未来,确实是很多人的人间理想了。

-威哥:也是很多人的愿望吧。

-echo:熬过了一些坎儿就会更平静吧(点烟,硬撑技能level up了

-威哥:比平板支撑更厉害的—>硬撑

11

-达:接下来想问同学三个经典问题:1)印象最深刻的新闻2)印象最深刻的理论3)送给自己一句话吧~

-echo:1)印象最深刻的新闻是放开政策。2)印象最深刻的理论:“我—你”理论。觉得理论内容中:“我”不是为了功利的目的来建立“关系”,也不会用“理性”来分析“你”,而是以“我”整个的存在、全部的生命来与“你”相遇。这段很浪漫。3)送给自己的一句话:永远不要在觉得最糟糕的时候放弃人生,因为只要未来还在继续,一切就都有希望。

?—受访者的自述—

我2022年6月毕业于上海某211日语专业,曾经有过成为职业翻译在语言这条道上一直走下去的念头,但是在实际的学习生涯中发现自己对语言的热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以及自己可能并不是成为职业翻译的这块料,遂放弃该念头开始探索其他的人生道路。不过我对于本科的专业选择也并没有什么遗憾和后悔。

选择考研,最主要是想凭借学历为自己增加一些市场竞争力;其次,家人很支持我考研的决定,本人也并没有急于工作的心情与经济压力。

至于为什么选择新传,首先我认为该专业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可以为将来的职业选择和工作生活带来很大 助;而且对于身为一个爱好视觉艺术并有相关创作热情的人,新传专业课程实践中视觉传达的部分也令我很感兴趣。

关于为什么选择上外:我选择学校是地域资源导向。在上海度过的四年大学时光让我认识到这座城市的很多魅力,比如广阔的工作实习平台、丰富的展览演出资源等。虽然今后未必在这座城市落地生根,但是还是想在这个能够提供更多机会的城市多生活几年,开拓眼界、培养能力。而在上海的众多高校中,综合我个人水平、录报比和专业课程设置,上外是我眼中的最优选。

今年是我第二次考研,第一次我同样选择的上外。一战是从去年7月开始备考,全程心态平稳,甚至当时考完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大概率可以上岸,当然初试结果出来距离录取线10分的成绩让我狠狠清醒了一下。仔细回想去年的考研路,确实有很多不足和遗憾之处,再加上为了备考错过了很多求职机会,于是想要再挑战一次。

今年上半年忙完毕业论文后开始自我心态调整,恰好又赶上上海疫情封城,于是在七月之前一直没有心力正式投入新一轮的考研准备。

关于考研中印象深刻的事,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与焦虑症从认知到抗争,再到和平共处、和它说再见的过程。

二战刚开始备考的几个月一直按部就班的学习,我也并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剧烈波动。本以为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到考试结束但没想到十月末的时候,随着一模的到来,自己对于考不上的恐惧一下子爆发了。当时的我除了害怕付出了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更担心脱产考研的自己对不起家里人的支持与付出。这种恐惧和焦虑甚至反应在生理上,包括但不限于失眠、心率加快、恶心干呕。

我知道自己的生理反应是来源于心理焦虑,于是开始尝试自我安慰:考不上就去找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时这种安慰有效,有时怎么自我暗示都没有用,并且会反复责备自己为何精神如此脆弱。

本来我想就靠着自我调节撑到初试结束,然后再去医院好好检查和调理。但在十一月末,某次焦虑发作到学不进去的时候,我为了转移注意力点开所在地各大医院的线上平台搜索精神科医师简介。看着看着就开始反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等到考研结束再去医院呢?于是立刻预约了心理诊疗。

经过物理检查和心理测试,我并没有器质上的病变。医生根据我的躯体化症状开了抗抑郁和抗焦虑的两种药,十次物理治疗(是指戴上仪器舒缓脑电波的治疗)和一次行为心理诊疗(长达一小时,带上监测仪器进行的心理咨询和开导)。在服药两周,做完了五次物理治疗(因为十二月中旬开始疫情严重,医院门诊限制,只做完了五次)和一次行为心理诊疗后,我的焦虑症已经得到了明显改善,那之后一直到初试结束都没再发作,甚至考试那两天我的心情异常平静。

它真的走了吗?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就算有朝一日它再回来我想我也可以更从容地应对了吧。

考研中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便是考研前一周得新冠的经历。

自从所在地十二月疫情变得严重之后,我和家人都非常注意自身的防护以及尽量减少彼此的接触,可是在考前一周的周末我还是中招了……不过没想到这具被焦虑症折磨的两个月掉了十斤的身体意外的结实,高烧两天后基本没有什么不适了。不过最后一周身体对于睡眠的需求更多了。我也并没有给自己安排多么拼命的冲刺任务,以身体恢复为主,本着放过自己的心态度过了和新冠痊愈恢复期叠加的考前最后的冲刺时光。

想对会在考研路上遇到精神压力的同学们说:如果遇到自己很难调节甚至无法调节的负面情绪,请不要害怕、也不要担忧会耽误考研时间,大胆地寻求专业的心理 助吧!尤其是和我一样想得很多,害怕给家人和亲友也带来精神负担的情况。有经济担忧的话,尝试拨打所在地的心理援助热线也是一个选择。

在焦虑的时候,我脑海中时常会浮现出普希金的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当然,我所恐惧和经历的也远算不上什么生活的“欺骗”。

经历过了考研这一路上的恐惧、焦虑、到平和、稳定,我只是想说,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不会劝大家“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哪怕悲伤、哪怕心急,也没有关系。接受这些情绪、接纳自己的脆弱,尽量保持正常的步调生活(人哪有不疯的,硬撑罢了.jpg)。

熬着熬着,就会发现“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60